“重庆微耕机”崛起源于“摩帮”痛的领悟
2017年07月18日 10:45
来源:重庆日报  评论:

 

  江津区珞璜工业园重庆威马农业机械有限公司,工人在生产线上组装微耕机。

  位于九龙坡区含谷镇的鑫源集团农机公司办公大楼前,灯火通明。一群工人抡着铁锤,砸向各式各样的农机配件,发出刺耳的金属撞击声。围观者不少,均神色凝重。

  鑫源人砸的是不合格配件,这种类似于当年海尔砸冰箱的举动,以后每个月都将重复一次——从现在起,鑫源每个月都要对上游300余家供应商的来件质量进行排位,后10名将受邀参加质量整改现场会,目睹现场销毁不合格产品的全过程。

  多么痛的领悟

  用看似极端的方法来控制产品质量,鑫源的目的只有一个:保护品牌。

  鑫源农机总经理杨昌华说,靠着还算叫得响的“鑫源”二字,该企业微耕机销量保持着年均30%的增幅,连续3年排名全国第一,2016年销售额超过两亿元,有效对冲了摩托车业务下滑给鑫源带来的损失。

  杨昌华说,鑫源今日对品牌视若珍宝,正是源于对昔日忽视品牌建设而丧失市场的“痛的领悟”。

  资料显示,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,包括鑫源在内的“重庆摩帮”曾红极一时,摩托车产销量连续多年位居全国榜首,2002年达到顶峰,产销量占国内市场的2/3,占出口市场的1/2。1997年,“重庆摩帮”进军越南,3年内占据其80%市场。

  不过,2003年,越南对中国摩托车“关门”,加上国内多地“禁摩”,重庆摩托车产业急转直下,当年即出现全行业亏损。此后10余年,再也未能扭转颓势。

  重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近期发布的《重庆摩托车咨询报告》显示,2015年,广东取代重庆,成为中国最大的摩托车出口基地;2014年至2016年,全国摩托车出口十强企业,重庆从6席缩减为4席。

  全行业“溃败”,根源在粗放的经营策略,典型的表现就是不重品牌。《重庆摩托车咨询报告》显示,重庆是摩托出口贴牌最多的地区,被调查企业中有95.2%是贴牌出口,使用国外客户提供的各类商标多达728个,自有品牌销售占比超过50%的企业只有28.57%,低于广东和江浙。

  这么多企业为何宁可贴牌也不愿创立自己的品牌?原因在于对自己的产品质量缺乏信心。2016年,重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重庆出口摩托车进行专项抽查,共抽查7批,检出不合格5批,不合格率高达71.42%。

  质量差的产品拼杀市场,最主要的“武器”就是打价格战。一名行业人士举例说,1999年,一辆排量为125毫升的重庆摩托车,在越南市场的售价约为750美元;2000年,其售价陡降为200美元左右,利润从最高峰时的300美元降至30元人民币。

  “14元一斤的摩托车还能有多少利润?”2006年全国两会上,力帆董事长尹明善坦言,价格战剥夺了企业利润,逼迫企业以更低成本投入生产,产品质量愈加低劣,长此以往,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20年,2726个“重庆品牌”崛起

  有这种“痛的领悟”的企业不止鑫源一家。“重庆摩帮”的另一个成员——重庆威马动力机械有限公司,在上马农机项目后,也不遗余力地通过创新提升产品附加值和品牌含金量。

  该公司旗下的威马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副总赵永亮透露,他们投资2000万元建起国内最先进的小型农机装配线,还建立了全国第一家校企合作的山地农机研究所,目前700多人的团队中有70多人从事研发,公司每年要拿出利润的20%投入新品研发中。

  目前,全国每10台微耕机中,有7台是“重庆造”;每5台出口的内燃机动力微耕机,有4台产自重庆。市农委农机综合处副处长刘明认为,“重庆摩帮”在经历了长达10年的低潮后,借助产品转型实现二次崛起,已经打造出“重庆微耕机”这一响当当的区域企业集合品牌。

  市质监局质管处处长江东彬介绍,为以品牌的力量引领区域经济提档升级,1998年,我市设立“重庆名牌产品”奖项,至2016年底,全市累计培育“重庆名牌产品”2726个,其中有效期内重庆名牌产品665个;从2009年开始,我市设立“市长质量奖”并组织评选,先后有24家企业入选;“十二五”时期,我市共培育重庆名牌产品1035个,比“十一五”增长了47.44%。

  其中,以市长质量奖的评选为契机,长安汽车创立“五国九地”全球研发体系,用科技实力征服客户赢得市场,用创新型的产品提升品牌美誉度,目前已经成为产销量最大的国产汽车品牌。

  重庆力帆,在转型生产汽车后,引入卓越绩效管理等多种先进的质量管理方法,并建立完善的供应链质量管理体系。从2013年至今,力帆已经连续4年成为俄罗斯市场销量最大的中国汽车品牌。

  重庆登康,1987年推出了中国市场上第一支专业抗牙齿敏感的牙膏,冷酸灵品牌从此诞生。2003年,冷酸灵在抗牙本质敏感技术领域取得重大突破。2016年,登康生物活性玻璃陶瓷的材料及牙膏产品研制成功。依靠这种“生产一代、研发一代、储备一代”的持续创新,冷酸灵已经成为中国牙膏第一民族品牌。

  “一批优秀的企业发挥出典型示范效应,带动全社会逐渐形成浓郁的品牌氛围。”市质监局局长张宗清说,“但与经济发展速度和规模相比,重庆质量品牌建设发展还是相对滞后;和发达国家及国内发达省市相比,重庆品牌还太少、名声也不够响。”

  资料显示,我国现存百年品牌共434个,重庆只有7个;2017年全球最具品牌价值500强中,重庆无一品牌入选;亚洲品牌100强,重庆也无一品牌上榜。

  “金字招牌”如何锻造?

  重庆品牌为何总数偏少、知名度和美誉度不够?“人人都知道品牌重要,但投广告做品牌要花很多钱,还未必马上见效果”,一商家负责人说。

  事实上,投广告只是品牌营销手段之一。品牌培育的关键,绝非广告,它与产品质量、企业信誉、社会责任、技术创新等密切相关。山东秦池酒业曾砸下重金,连续两年成为央视标王,名声大振,而“永远的绿色,永远的秦池”这一广告语也因此广为人知。但两年后,秦池酒却因“勾兑门”事件一蹶不振,走向没落。

  市质监局近期的一次调查显示,关于提升品牌价值的途径,57.4%的被调查企业认为应该“提升产品质量”,但能够将质量理念传递到供应商、合作方,协调一致开展质量活动的企业,仅占调查总数的1/4。一个无可否认的现实是,众多企业高层领导主动深入参与质量改进工作的少,小型企业高层管理者重视并主动参与的程度则更低。

  “消费者越来越理性,对品牌的认知不会看你说什么,而要看你是什么”,江东彬说,锻造“金字招牌”,最基础或者说最核心的问题,是提升产品质量,抛开质量谈品牌,口号再响亮,都是无本之木。提升产品质量,靠的是科学的质量管理手段,主要包括标准化和计量等。

  所谓标准化,指的是企业按照确定的技术指标进行生产,以此保证产品品质稳定。目前,我市重点产品采用国际标准或国外先进标准的仅占6.75%,而上海的这一数值为95%;有了标准,企业能否准确采纳,靠的是生产各个环节的精准度,即计量。目前我市最高计量基标准数量不到上海的60%,新材料、新能源、生物工程、高端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量值溯源计量标准、计量检测技术与校准方法等还存在空白。

  好品牌少不了好质量,但好质量并不等于好品牌。沙坪坝新桥医院对面小山坡上的一个城中村里,有个名叫“窝凼”的工业园区。这个不起眼的地方,“藏”着曾在川渝两地闻名一时的三峡电器厂。记者日前走访发现,这里车间大门紧闭,空无一人,据称已经陷入半停产。

  三峡电器有着令人称道的产品质量。市经信委退休干部詹先生回忆说,重庆工业界曾流传着一个关于三峡电扇质量的经典故事:有个学生出国留学,家里的电扇忘了关,一年后他回到家,发现电扇竟然还在转。

  有质量却没有好品牌,问题出在缺乏创新。“美的、格力年年都推出新款式,但三峡电扇始终都是老样子,消费者对质量的理解,其实早已超出了‘结实耐用’的范畴。”重庆工商大学教授王鸣剑认为,如果说质量是品牌的基础,创新就是品牌发展的动力。

  “‘十三五’期间,重庆名牌产品还将增加800个。”张宗清说,为达成目标,我市已在九龙坡金凤建成国家级质检基地,设置了10多个标准、计量、检验检测和认证项目,希望抓住夯实产品质量这一关键环节,给全球消费者创造越来越多货真价实的重庆“金字招牌”。

-
【编辑:高吕艳杏】
相关新闻
推荐新闻
推荐视频
推荐图片
关于我们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法律声明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