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相逢 他成了御临河的天然屏障——记中建三局重庆御临河项目生产经理马栋
2017年11月14日 15:12
来源:中新网重庆  评论:

  中新网重庆新闻11月14日电(通讯员 许甜甜) 2016年12月6日,中建三局重庆分公司中标合同额18850.41万元的一横线跨御临河大桥工程及人高路一期道路工程(K0+000~K0+440)段。桥梁全长约311m,跨度107米,钢结构上承式拱桥,桥面宽34m;人高路设计等级为城市主干路,长约400m,路幅宽44m,道路与桥梁均为双向6车道。

  作为中建三局重庆分公司首个路桥项目,也是打开基础设施领域业务的关键一步,项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但无论是施工技术还是管理经验都非常缺乏,箭在弦上,马栋主动请缨去当工长,他和其他员工们苦中作乐,团结一心,用这些作为内心的填充和担当,瞬间踏实而温暖。

  笔者第一次见马栋是在2014年,那个时候他还是华南城项目的测量员,他拿着全站仪正在现场放线。他的嘴角凝成的严肃,丝毫没发现我刚刚到他身边,他像工地上很多员工一样,几乎晒伤了,黝黑黑的皮肤透着光亮。当他发现我的时候,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当时每天,他都六点多起床,七点多的时候拿着六七十斤的全站仪走两三公里路,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是家常便饭。

  再次见到他已经是三年后了,修桥最怕汛期,他却成了一道天然屏障。从御临河项目旁边的山坡往下看,平静的河面仿佛长了两只耳朵出来,河水突然湍急的从中间流过,激起一阵阵浪花。

  这两只“耳朵”便是重庆御临河大桥项目已经合龙成功的“U型”土围堰,它们为项目桥墩承台的施工提供着暂时的避风港,机械轰鸣着在两边的围堰里忙碌着。如果在6月中旬以前无法完成墩身出常水位的进度目标,这里将被汛期的洪水无情吞噬,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雨衣正在那里指挥,没错,这个人就是马栋。再次之前,他带领这个团队通过与政府、市政、环卫及村民代表等各方沟通协调,项目在2月6日晚上正式开始修筑北岸施工便道,经过3天昼夜施工,一条长约400米的施工便道顺利贯通到御临河边,同时,南岸借道施工及后期车辆上路的冲洗等事宜也经过协调得到解决。

  这是6月9日的早上6点钟,河面上有少量的漂浮物下来,河水轻微地泛起气泡,凭经验他发现这是河面涨水的迹象。就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,他和老谢(机电工长,协调南岸施工)马上组织基坑里面的机械撤离,怎奈旋挖机太庞大,加之基坑淤泥太多,到下午两点多了机械还撤不上来,河水上涨导致基坑渗水严重,急需抽水。恰好又是停电,发电机工作到一半也坏了,机械最多能坚持2个小时就要被水淹坏,几百万的东西,他俩束手无策,两个大男人在现场急着只挠头。

  发电机修好要三个小时,大范围停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,马栋的电话一直打到没电,最后电力提前恢复正常了,他们便迅速组织抽水,机器得救了,老谢当时说,“老马,是我们感动了老天,以后再也不会涨水了”。

  为了尽快把工作推上正轨,马栋带领大家翻山越岭,爬山涉水。并通过到海事局咨询、向当地村民了解等途径掌握了一套完整实际的水文地质资料,为项目方案比选提供了可靠的依据。

  为了保证“6.19”墩身出水节点,项目北岸需修筑施工便道至岸边,而现场施工干扰大,机械人员窝工频繁,协调管理难度较大;南岸机械仅可暂借周边另一单位在建的滨河路线内便道进场,雨天及其路面施工期便无法通行。

  众所周知,项目南北岸交通不便,6月份南岸受洪水影响更大,公司协调项目在南岸成立临时指挥部,两个集装箱,一张办公桌,几个高低床,便成立了一个仅能遮风避雨的小型“项目部”。他带头搬过去,生活办公都在那里,吃饭洗脸都不方便,周围荒无人烟,但是毫无怨言,为的是能离现场更近一点,以便更快捷更方便的解决现场问题,深夜,实在心烦时马栋遥望一下对岸的塔吊灯,加班时也偶尔和对岸值班的兄弟们喊喊话,相互调侃一下,感觉很充实。

  他组织工人冒雨清理基坑,冒雨打混凝土,每次遇到挖机司机不愿意干了就给他买烟买盒饭,哄他干活,雨天打混凝土时路况太差罐车不愿意跑就给司机说好话,给站里写保证,运用各种方法,通过项目部共同的努力,几个基坑从一坑泥浆变成了混凝土结构。业主项目经理每次来现场“找麻烦”,都被马栋气走,由于他“不听指挥”,那段时间一直建议公司把他换走,但是8月份承台后搞完业主却对他的工作很认可,只说了一句:“你还是可以,运气也不错”。

  9月7日凌晨三点,随着最后一方混凝土浇筑完成,重庆御临河大桥项目中墩全部成功冲出常水位。马栋看着目前的项目成果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  任是再坚强的男人,也会有一种疼痛直穿骨髓,深入心脏;任是再坚强的男人,也有一腔柔情变成眼角的湿热和浓郁的思念。对着笔者,马栋好不容易可以坐下来,他望着手机女儿的照片,不禁眼睛有点湿润,他说从项目开始到现在,他很少回家,家里都是老婆一个人打理,小孩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一次都没去参加,老婆小孩生病了最需要人陪的时候甚至连电话都顾不上打一个,不知道什么原因,小孩看见他戴安全帽的照片就哭个不停。

  那天晚上,马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,月光如水,妻子依偎在丈夫坚实的肩头,轻轻抚摸着那双打满血泡的大手和脸上的黑眼圈,不由心里一酸,淌下泪水。“你就算不回家,在项目上也要记得睡觉啊。”马栋没有吭声,睡着了。

-
【编辑:蒋青琳】
相关新闻
    推荐新闻
    推荐视频
    推荐图片
    关于我们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法律声明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